一位平平无奇只想毕业回家的小废物qwq,关注前请看置顶

(路罗)白色斑点帽(十一)完结章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说明来源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十一章 完结章

等罗冷静下来,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一天也太爱哭了些,他接过父亲递来的白大褂,利索地换上。

他走向亮着白炽灯的手术台,奔赴属于他的战场,亦如窗外跃起的白色身影正毫不犹豫地挥出拳头。

在这场跨越时空的奇迹之地,他手指的纹身正灼灼发烫,刻上那些字母时的刺痛和热血依旧如初——为了拯救人的生命,为了让重要的人活下去。

白镇第一场成功的手术就此开始,锋利的手术刀利落又果断,拉米体内的铂铅被他细致地剔除,也点燃了一簇微光的火种。

火种洒出碎碎火星,向...

+

(路罗)白色斑点帽(十)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私设成山,医学相关都是推测瞎编,非常抱歉!!


第十章

罗曾和路飞说过究极手术的事,路飞每次都怒视着他说自己一定会阻止,罗极偶尔被他折腾得太狠了就会讲自己恶劣的性格暴露无疑,撇着嘴用如果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要给他做究极手术来气他,但路飞一直都知道罗不会让他背负着自己的命失去自由,可他到底是低估了世界政府,那天罗消失在他身后的恐慌感至今仍无法忘却,他宁可罗是像艾斯一样留给自己一块墓碑,至少还能告别。

他循着微弱的声音找到了白镇的旧址,那破碎的城镇里竟还能找到罗生存过的痕迹——一座没...

+

(路罗)白色斑点帽(九)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九章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爆炸声平静了下来,房间的门被猛然撞开,风与一股巨大的血气一起闯进了他慌乱的意识,一个声音将他从这片混沌中拉扯出来。

“特拉男!”

是路飞的声音,罗转过头,路飞竟然浑身是血,可那白色的老旧斑点帽竟被他保护得很好,依旧干净得不像话。

“你哪里受伤了?”罗一把拉下他检查,路飞立刻嘶牙咧嘴起来,可这也没耽误他大笑着搓揉罗的脑袋。

“我没事,外面也暂时没事了。”

他蹲下身,血却从肩周的伤口处滴落在地毯上,染红了一片,溅...

+

(路罗)白色斑点帽(八)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大篇章子路(4岁)子罗(10岁)描写,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八章

“路飞?”罗揉着眼睛,他这一觉睡得极好,睁眼天竟已然大亮,拉米没在自己的床上,大概是状态稍好被父亲带去了医院用更专业的仪器进行体检。

“特拉男,你醒了!”他的呼唤让摊在另一边地毯上的路飞坐了起来,一夜之间便变得高大的男孩将胳膊支在床沿上,一如既往的活力又兴奋,开口地声音却吓得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路、路飞??不,不对!”罗震惊地张着嘴,整张脸都呆滞住了,“你是……路飞的哥哥吗?”

路飞从地毯上...

+

(路罗)白色斑点帽(七)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大篇章子路(4岁)子罗(10岁)描写,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七章

铂铅病的病人在愈渐增多,弗雷凡斯的庆典在慢慢消失,整个城市都变得寂静,连拉米都病了。

拉米是在父母好不容易空出了半个小时和他们一起去庆典的路上病倒的,浮起的白色斑块将三人都吓到了,再顾不上久违的庆典。

学校的朋友开始接连倒下,所有人都在浮出白斑,初春的弗雷凡斯失去了绿色,被无法融化又无可破解的冬雪覆盖。

罗焦急地想帮上什么忙,却发现自己所接触到的知识全部都是杯水车薪,医院没了床位,罗的父母于是将拉米带回来家...

+

(路罗)白色斑点帽(六)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大篇章子路(4岁)子罗(10岁)描写,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六章

罗有点期待路飞的礼物,却也并没对三四岁的孩子抱着多大的希望,想着大抵是图画或者在等他下课的时候中捡到的什么小玩意,不过就算是那样,他也会好好收起来。

他对路飞一开始是烦躁的,可照顾得多了又有种熟悉感和好感在慢慢滋生。

比如路飞不像普通的孩子一样会赖床,早上起得并不晚,也没什么起床气,和他道声早安后,会自己洗漱下楼,并不需要人照顾,但会在早上吃掉父亲为了纠正他的挑食而分给他的一块面包,母亲就会无奈地...

+

(路罗)白色斑点帽(五)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大篇章子路(4岁)子罗(10岁)描写,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五章

弗雷凡斯像罗宾所说的那样,是个非常美丽的城镇,即使现在是初秋,金色的树叶仍然挂在树上,但那些纯白色的砖瓦正在阳光下闪着光芒,白镇一眼望去便成了雪后的城镇,所有的建筑都挂着光晕的素裹,树上结出的果实宛如圣诞节的彩灯,将整个城镇都照得颇具节日的氛围。

路飞在罗的家里已经住了一周,他不用去上学,却会在罗的学校门口等罗和拉米下课,罗常常很担心对方独自从家里跑出来不安全,路飞便打断他,攀上他的肩头大喊着自己很厉害,不用担...

+

(路罗)白色斑点帽(四)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HE,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大篇章子路(4岁)子罗(10岁)描写,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四章

“你,你怎么了?”罗手足无措地给他擦眼泪,晃动中拉米差点从他的肩头栽下来,于是他轻轻将拉米放在沙发上让她舒服地躺下,这才转头重新来看路飞。

路飞胡乱地摸着眼泪,却不肯松开拉着他衣角的手,看得罗有些心疼,他拽着手帕将路飞的鼻涕眼泪全擦干净,将他揽入怀中,轻拍他的后背安抚他:“你是想你爸爸妈妈了吗?别担心,一定会帮你找到的。”

带着淡淡花香的洗涤剂味蹭得路飞鼻子痒,罗怀中的温度让他感到了一点踏实,他带着...

+

(路罗)白色斑点帽(三)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HE,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大篇章子路(4岁)子罗(10岁)描写,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三章

小孩子仍然压在他身上,这接连的动静却将罗的圆帽子弄飞了,拉米捡起他的帽子,掸了掸土,递给他,问道:“哥哥,你认识他吗?”

罗被一人一刀压得喘不上来气,莫名其妙地心脏刺痛感让他更加沉重,他奋力将小孩子从身上拨下去,扶着墙喘了几口气才将这股疼痛压下去。

他重新拉起拉米的手接过自己的帽子戴起来,将自己的礼仪捡起来:“我不认识你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吗?要找的人叫什么呢?不要担心,我们可以帮...

+

(路罗)白色斑点帽(二)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HE,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大篇章子路(4岁)子罗(10岁)描写,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二章

众人皆是一愣,一角迟疑着:“船长的声音,还没有消失是什么意思?”

夏奇先几人一步反应过来,他甚至顾不上擦眼泪,转头向贝波大喊:“生命卡!贝波!船长的生命卡怎么样了?!”

贝波手忙脚乱地从贴身口袋里掏出罗的生命卡,那张薄薄的纸片冒着微弱的火星正慢慢燃烧,将边缘烧得参差不齐,却缓缓地向上原地跳动了一下。

“船、船长!船长还活着!!”于是这次所有人又都看向贝波手中那张白纸,仿佛是在看最后的希望。

“他的声...

+

呜呜呜今天一定要拿出来晒的图,是千途太太 @AraC 画的光遇oc,好幸运能在海坑认识千途,然后就被我拉进了光崽坑hhh,光遇这个游戏之前我也因为学业的原因错过了几个季节,但是依旧很爱,所以从小王子季又捡回来了,一直玩到现在,常用的也就是红狐和花环,红狐真的好帅好可爱,千太画得也真的很神仙。

看到p1的时候真的是心脏“扑通”的跳了一下,最开始玩光遇的时候看到云野,音乐和画面都很开阔,虽然当时也没多少翼但是就是很享受飞的过程,仿佛真的有了翅膀成为飞鸟与遥鲲一起翱翔,然后就是孤狼跑图,虽然也会认识很多朋友,但是有些退游了,有些因为我的时差常常碰不到一起去,光遇慢慢让我玩成了番...

+

(路罗)白色斑点帽(一)

*无论如何想试着救下白镇的产物,HE,大概率ooc(跪下谢罪)

*原著向,一些设定源于推测,在ps中会写来源

*大篇章子路(4岁)子罗(10岁)描写,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第一章

“不要去……特拉男……”路飞挣扎着,扒着泥土,心脏在剧烈振动,疼痛与血液燃烧着干瘪的身体,“罗!!!”

他龇牙咧嘴地怒吼着,泄露出的霸王色霸气冲飞了罗的帽子,原来他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啊,罗这样想着,却只是轻轻瞥了他一眼,将男人愤怒的表情尽数收下,他手指翻飞,蓝色的波纹在指尖扩散,将全场包围,一句话都没有留给路飞便消失在了原地。

只有他那从不离身,从不忘记的白色斑点帽随风飘着,没随着他的转移...

+

(路罗)特拉法尔加养狗二三事

*迫害罗哥合集哇咔咔,交往前提,私设成山

*原著向小王成为海贼王后的同居故事,ooc预警,不喜勿看!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元旦快乐,新年快乐!总之是2022年的最后一个作品啦!


整个伟大航路最大的事件莫过于新一代海贼王的诞生,但这场足以将整个时代都闹得天翻地覆的大战过后没多久,作为新时代海贼王的草帽小子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连摩尔根新闻都没能逮到他的八卦消息。

然而就在几个月前,北海的飞燕岛上,当代四皇死亡外科医生和非要见一下他的朋友的当代海贼王暂时定居在了那位老当益壮的朋友沃尔夫家旁边。

罗本想出航去找个夏岛,路飞也表示赞同,但从罗出门采购药品却带回了一只严重营养...

+

(路罗)《无眠之夜》(下篇)

*一点彻夜之歌pa

*人类路*吸血鬼罗

*可能ooc,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下篇)吸血鬼罗的场合

“路飞呢?”山治向自己的伙伴们招招手,几人向来有一起在下课后去他家聚餐的习惯,今天却罕见地没见到嚷着要吃饭的人。

“去找那家伙了。”索隆指了指天空,天色渐晚,眼看就要全黑了,“毕竟要到晚上了。”

山治便了然了,他笑起来:“那家伙还真是不容易啊。”

他们口中的“那家伙”——特拉法尔加·罗,现在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洗漱后,看了看表,确定天已经全黑了,这才打开外面的门,他随便摁了个开关,外面的灯牌便亮起来了——“红心私人诊所”。

“特拉男!”路飞在灯牌亮起的一瞬间,连...

+

【路罗】《无眠之夜》(上)

*一点彻夜之歌pa

*吸血鬼与人类,将分为上下两篇,讲述两人分别为吸血鬼时的场景

*可能ooc,发现自己写得大多都是罗是被拯救者,所以格外想写互相救赎的戏码,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上篇)吸血鬼路飞的场合

夜晚的街道静谧,罗踩过路灯打在地面的光晕,从闪烁的贩卖机里取出今天的第五杯苦咖啡,他坐在长椅上一边迷糊,一边一口一口地嗦着易拉罐窄小的开口。

他喜欢深夜,尽管作为一名外科医生,疲惫是常事,但是在接连四场需要高集中手术后,就算是被称作天才医师的他也不可避免地在心里一边吐脏字一边幻想起辞职开车自驾游的美事。

他很久没有好好休息,更别说是旅游了,假期被他推了一次又一次,拉...

+

《秋水的自白》

*和千途太太 @AraC 聊天时发现两人都对秋水换阎魔的一笔带过有点意难平,于是有了这篇。

*秋水刀魂假设,因为是自白,所以第一人称

*霜月龙马性格形象大部分源于尾田老师短篇作品的《MONSTERS》的主角“龙马”,够经尾田老师SBS证实两人是同一人,同时还参考《海贼王》原作中一些片段进行私设,最后拜托大家忘记掉SBS中三把刀的拟人形态吧233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世人是如此称呼我的——名刀秋水。

不过最初的我,只是秋水而已,锻刀人将我锻造得锋利坚韧,将心血与期望一起寄托入刀锋与刀鞘,我便就此诞生。

我跟着那家伙浪迹天涯,度过了……不知多少年,刀剑的寿命取...

+

【路罗】明暗(番外与后记)关于柯拉先生是如何捡到俩兄妹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现pa,拉米和柯拉松存活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番外:关于柯拉先生是如何捡到俩兄妹】

罗西南迪第一次见到罗和拉米的时候是在一个大雪天,他刚结束了为期两年的卧底活动,熬了三个大夜把一众犯罪分子丢进了监狱。

他本就马虎,这么一个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就更马虎,在不知道平底摔多少次后,一个小男孩冲了出来,伸脚又绊了他一脚。

他很想说其实不用绊他一会他也要再摔一次,但不得不说还是挺生气的,他拍着身上的落雪打算大骂那调皮的臭小子一顿,就见那小孩手里拿着他的钱包阴沉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就跑。

罗西南迪顿了顿,合着还是个小偷。

他叹了口气,开始了无人知...

+

【路罗】明暗(十)完结章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现pa,拉米和柯拉松存活,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十)完结章

罗终于醒来时已经是一天一夜以后了,路飞在训练场、厨房、办公室、吧台接连吃了好几顿饭,却非要在有他的医务室才肯睡觉。

“好像是第二次了,”罗默默地想着,“醒来之后看到的人是他。”

路飞和他挤在一张病床上,绕过了输着营养液的管子,八爪鱼似的缠着他,他抬起手摸了摸路飞的头发。

男孩子的头发和女孩子的头发果然是不同,拉米的头发柔软光滑,摸起来像是绸缎,路飞的头发坚硬一些,虽然也同样光滑,但有些扎手,路飞的呼吸打在他身上,暖呼呼的,路飞本人体/...

+

【路罗】明暗(九)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现pa,拉米和柯拉松存活,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九)

“啪嗒”一声,电子锁终于被打开。

罗长刀出鞘,挑起那脚环,用力掷了出去,脚环出了那扇门,“滴”的发出一声脆响,几秒后“轰”的一声便炸开了,冲击力掀飞了一群人。

路飞果然很强,在这片大爆炸中打赢了号称最强杀手的路奇,但他伤得也很重,浑身都是血水,罗撕下衬衫的布料,快速并熟练地给路飞包扎了一下,随后直接背起了路飞,他一手拖着路飞,免得对方从他身上滑下来,一手举着长刀向前冲去。

“特拉男,我就说,我会赢吧……”路飞邀功一样。

“是是是,”罗无奈...

+

【路罗】明暗(八)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现pa,拉米和柯拉松存活,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八)

罗将许可证明揣到白大褂的口袋里,将另一份已经推算好的材料递给三人,吩咐道:“去配一下这个药。”

三人应了一声便走去了试验台,罗不动声色,拿下另一份材料开始思考。


罗宾将所有的资料都整合,思考片刻,将电脑转了过去。

“特拉男君应该是打算去拿回那些材料,运气好的话,还能拿到更多的证据,”罗宾轻笑着,安慰两人,“拉米,罗西警官,不要担心,他不打算赴死,至少不是现在,他至少会把资料送出到我们手中,毕竟,拉米,”她看着拉米,“你哥哥和...

+

【路罗】明暗(七)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现pa,拉米和柯拉松存活,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七)

高价定下的酒店空无一人,罗从酒店的前台接过自己一早就寄存在这里的包裹,他伸手在酒店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毫不犹豫地上了后座。

漆黑的巷子里,路灯在上次的打斗中碎了一个,偶尔才会闪一下,罗皱着眉,将身后包裹中的长刀取出,扛在了肩头。

他打开诊所的铁门,悠然地走了进去,他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了瓶冰水喝了一口,他手指拂过书桌,随后坐在了自己的凳子上。

“各位,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吧,”他的刀鞘敲了敲地板,“我只是个医生,研究铂铅病不过是因为父母的遗愿,...

+

【路罗】明暗(六)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现pa,拉米和柯拉松存活,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六)

罗再次醒来的时候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是在路飞的俱乐部,他左右看了看,俱乐部的医务室看着不大但实际设施却是应有尽有,路飞被他的动作惊醒,从他病床对面的沙发上跳了起来:“特拉男!你醒了!!”

他的眼睛里还带着血丝,看上去也没睡多久,罗有点愧疚,路飞给他端了杯水,他喝下才开口:“拉米呢?”

“拉米在外面,”路飞回答他,“她和那个大叔在讨论事情。”

路飞说完,打开了医务室门,大声喊着拉米的名字。

罗听见拉米惊喜地应了一声,终于松了口气,他忽然拽住路......

+

【路罗】明暗(五)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拉米和柯拉松存活,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五)

那天晚上的宴会闹得厉害,草帽一伙神通广大,居然连拉米也一起叫了过来,罗被放在那格格不入的热闹里,远远地看着路飞举着大块的烤肉受众人簇拥着。

他难得看见拉米像孩童时参加庆典一样的笑容,不免有些愧疚和难受。

“特拉男!”少年灿烂的笑脸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罗拗不过他的拉扯,被拽着拉进人群接连和众人打招呼,直到被酒气熏醉,不耐烦地拉着拉米回了诊所。


不知道是不是那次对峙中他对路飞喜欢所表达的态度让路飞生了气,路飞来找他的频率比之前还要高,他热衷于打乱......

+

【路罗】明暗(四)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拉米和柯拉松存活,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拳击比赛资料不准确,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四)

娜美上下打量了一下拉米,粲然一笑:“打扰啦打扰啦,我是娜美。”

“我是罗宾,”黑发的女人笑得柔和,她倒是开门见山,“抱歉呀,最近我们老板给医生添麻烦了。”

拉米直视他们,她举着手机的手垂了下来,手电筒的光芒被摁熄,扎着双马尾的少女瞬间隐没在黑暗之中,只有一双与他大哥如出一辙的金眸露在外面。

她眸中带着些笑意:“诶呀,是那位老板的朋友?”

“路飞那家伙,”娜美背着手向前走了一步,“任性得很,我们只好来帮他善后啦,要不要一起去吃点...

+

【路罗】明暗(三)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拉米和柯拉松存活,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三)

惊叫声落下后,众人还没从这炸人的消息中走出,山治倒是先问了一句关键的话:“这个特拉男……是个男人吧?”

路飞点点头,理所当然道:“对啊,但他就是很特别,我一眼就觉得我找到他了!”

罗宾打开电脑,看着屏幕上的搜索栏,问他:“路飞,你记得他的全名吗?”

“太长了,不过有个大叔叫他罗,还有他可是医生,打架还很厉害!”

娜美纳闷道:“你在哪儿见到他的?还能看到一个医生打架?”

“昨天回家的路上我超了近路,从后巷走的,在那边看到的,他的诊所好像在那里!”...

+

【路罗】明暗(二)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现pa,拉米和柯拉松存活,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二)

“拉米呢?”罗西南迪将一杯热茶递给罗,冰箱里除了罗用来练习缝针技术而剩下的一块血淋淋的生猪肘,什么都没剩下,他一时无语,只好打开手机看看还有哪家店是可以点外送的。

罗喝下一口热茶:“在学校呢,说有个挺重要的研究会要开。”

“这点也没有什么寿司店是开着的了,”柯拉松晃晃手机,“拉面可以吗?”

罗打了个哈切:“算了吧,送到我都要睡着了,本来就是想随便吃个饭团的,明天再吃好了,你把这小子……”

“不行!”罗抬起的手指被两个人的拒绝声一起打断。

罗西...

+

【路罗】明暗 (一)

*拳击俱乐部老板路X立场不明诊所医生罗

*拉米和柯拉松存活if,就是个想看飒气漂亮小姐姐(和姐妹花)的产物

*随便脑的,不定期更新,但不会间隔太久,不知道起什么名字,暂时先用这个了,以后可能会改名,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一)

路飞第一次看到那个人是在一个晚上,他刚从山治那里吃了一肚子美食,甚至还塞了一书包打包的烤肉,正想抄个近路回家,就看见那巷子里有个白影子。

仅从侧脸也能看得出那男人表情十分臭,他黄色的卫衣外面套了个白大褂,看起来有点削瘦,紧皱的眉头下是一双阴郁的金眸,和耳侧的耳环一般闪过冷色的月光,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脸色臭得像是个刚被叫醒的起床气重度患者,肩背却是......

+

(柯罗)与你触碰(八)完结章

*背后灵if,原著向,HE

*有点艾萨,背后灵无果实能力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八)完结章

罗醒来的时候,仍在柯拉松的怀里,他神色顿时僵硬了一下。

“醒了?”柯拉松看着他呆愣的表情,觉得有趣,不禁笑了出来。

罗点点头,从他身上下来,看着不远处围过来地小人们,态度平和且冷静地向众人道谢,并告诉他们不久后应该还有人会过来找他们。

柯拉松站在罗的身后有点不知所措,他和罗一起向欢笑着的小人们道别,罗一把抓住他的手,从冰山上一跃而下,两人迅速下坠,寒风吹过两人的脸颊,带起两人的帽子,兜帽的绳子在风中乱飞,他下意识转头去看罗。

罗没看他,却是难得地没有压着自己那宝贝的帽子,只是轻轻拽...

+

(柯罗)与你触碰(七)

*背后灵if,原著向,HE

*有点艾萨,背后灵无果实能力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七)

被罗的举动吓住的众人慌乱地叫喊着让罗收回自己的心脏。

“虽然我们也没有关于‘真心’的记载,但是绝对不是这个真心!”小人激动地强调道,“如果您死了,您的背后灵也会一起消失的!”

罗沉思着看着自己的心脏,咽下了自己就算剖心也不会死的狡辩。

他们提出时日已晚,让罗暂时在这里住一晚,好好思考一番,他们也会继续去翻找古籍。

上一个来寻找背后灵的办法的人距今已有数不清年头的历史,这里没有适合罗睡眠的屋子,他拒绝了小人国提出为他搭建帐篷的提议,随后卷了一片小人国递过的大型树叶,靠坐在他浇灌出的嫩芽...

+

(柯罗)与你触碰(六)

*老套背后灵if,原著向,HE

*有点艾萨,背后灵无果实能力

*私设成山,不喜勿看。


(六)

和之国的大战看得柯拉松心惊,他一直附在罗的耳环上,直到BIG·MOM凶悍地要吸收所有人的灵魂寿命,他一时担心,差点以为自己也要跟着被吞噬或是罗好不容易从数次灾难中逃脱的命运要再次遇到危机。

然而担忧的事完全没有发生,意气风发地少年举着长刀,毅然决然地看着远高于自己的四皇,将一切视若无物。

罗顶着疲惫与重伤,竟然笑了,他将眼神转向习惯性看着的柯拉松的方向,眼神微微柔和,像是看得见他一样,失血过多让他气喘,他不甚在意,将手指抬起:“柯拉先生,我曾说过,我所做的一切都将是你留下......

+

© 狐谜cc | Powered by LOFTER